那些年,和我们一起成长的水杉

    2014-11-26 10:00:05 作者:周维维           浏览数:0

  水杉,是校园里的标志性植物。不论是本校师生还是外来游客,只要想在这个美丽校园里走一走、看一看,目光所及,就绝绕不开那一排排高大、笔直、整洁、气派的植物——水杉。

  1

  工作八年,一直以为夏季的水杉有着独特的浓郁翠绿,必是最美。最近几天早上上班,经过从学术会馆到虹子广场的文昌南路东段,才发现,初冬的水杉更美!

  在文昌南路,不知从哪一天开始,水杉的三角形树冠变成了棕红色,那样的红,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出一层柔柔的光泽。再加上水杉的树干笔直、高挺,树冠呈长三角形,树与树之间又相隔而立,因此,即使是棕红,在每一棵水杉的树冠上、在每一棵不同水杉之间,又呈现出不同的深浅变化,棕红、红铜、金棕——这样的水杉,与夏季相比,更有了一种成熟之美。

  因为着急上班不便停车,每天经过都暗下决心要抽时间拿相机拍拍水杉,每天又因各种琐事一直未动。直到有天下午四点多钟需要出去,经过那段路时,远远看见西斜的阳光从西南方向照来,与清晨不同,又给了棕红的水杉另一种美感。

  走近了,发现有人正举着手机拍照,再近了,看清原来是一位爱好摄影、美术造诣很深的同事。他的车就停放在身后路边,而人已经完全沉浸在专心衡量眼前的图景中去了。想放下窗打个招呼,话都已迫不及待涌到了嘴边——“是不是特别美?我也觉得特别好看,一直想拍还没来得及拍呢!”

  又想,还是算了,别打搅爱美之人专心取景吧!同时也马上后悔怎么没有随身带个相机——此时的这人、这景、这情,不就是一副可入画的好景么?也正是这么一细想,才发现自己一连几天对水杉的爱,还是真是浅了,停车即可取景,哪里就真忙到没时间过来一趟?

  2

  八年前的夏天,刚参加工作,完全不知道校园里这笔直笔直的树是什么。

  “水杉。”一位同事说,并且告诉我它们原本在老校区,是专门从莱阳移植过来的。

  那是2006年,青岛校区校园建成四年,到处都还有着明显的新校区特点——植物稀疏、不成气候,上下班走在校园里,常因为没有树荫遮蔽而暴晒不堪。还记得当时有些水杉还用三两根木棍努力支撑着,看上去还没有把根扎得很稳、很深。

  同事还说了不少关于水杉的事,包括老校区有一片壮观的水杉林、学校的网络聊天论坛就叫“水杉林”等等,时至今日,他当时所谈都已记不清楚,只其中一句还清楚记得,那就是:“水杉可是和恐龙同时代的植物。”

  我很惊讶,不信,专门去查,竟果真如此。水杉是中生代白垩纪时代就有的植物,而恐龙是在白垩纪末期灭绝的。所以,水杉真的曾和恐龙同时代共存过呢。

  这之后,在校园里看见水杉,脑子里常常很有趣地就蹦出“恐龙”两个字来,然后忍不住抬头好好看看眼前这些沉默无声的树,忍不住想——这样的植物,从那么久远的时代而来,该历经过多少沉沉浮浮、风云变幻!这样的时候,心里不免生出一些敬意——和水杉相比,人是多么渺小,而在人的面前,水杉却是多么低调。

  3

  工作之后去过几次老校区,果真,一进校门的中路两侧就各有一排高大的水杉!老校区的水杉看上去长势更好,有一种壮阔之美。而老校区朴实的校园,也因为有了这两排笔直的水杉,别有了一番独特的意蕴。水杉之外,中路两侧还有平整如地毯般的草坪,几次回去正赶上盛夏,水杉、草坪,进门就是一片葱绿,一阵清凉,只一眼便让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甚至觉得校园内外的温度都有了差别。那时候,心里是有小小的羡慕和期盼:青岛校区的水杉、草坪什么时候也长这么好,就好了。

  时光玩着魔术,不知不觉中变换出了它的答案。忘了从哪一年开始,不再觉得青岛校区的草坪不够绿、水杉不够壮,一年又一年,这个校园,还有那些静默不语的水杉,悄无声息地发生了让人惊喜的变化。

  盛夏的水杉,是一届届离校学子绝不会遗忘的合影背景,将自己的笑脸黏贴在它的郁郁葱葱之间,装进纪念册,陪自己踏上崭新的路程。秋冬的水杉,纷纷飘落细碎的羽状叶片,棕黄、棕红的水杉叶在树根处自然堆积,或者飘落在同学们停放的自行车上,又成为校园另一道独特的风景。当寒风开始萧瑟,绝大多数植物都免不了在风中枝桠乱颤,水杉却因为枝叶非常短小,反而总能稳立风中,真正有一种“任尔东南西北风”的豪气。再到隆冬,雪后水杉的银装素裹,飒爽、简约,与松柏相比,另有一种干脆、健朗的独特韵味。

  4

  这个校园里的人爱水杉,这种爱,在言谈里,在画作里,在文字里,在摄影里,更在心里。

  年长一些的老师、校友们爱水杉,因为它是跟着大伙儿一起从老校区过来的,是相伴多年、知根知底的“老伙计”;年轻的学子们爱水杉,因为它就像是伫立在校园里的守望者,四年相望、相守、相伴,看着大家哭了笑,笑了哭,爬起跌倒,跌倒爬起,一点一点地从进门的孩子,长成为西装革履出门去的大人。

  当一种植物在一座校园里已然成为师生的情感寄托,它就具有了文化意蕴,不再等同于校园里的其他任何一种植物。在我们学校,水杉联系着两个校区,见证着校史变迁,早已不仅仅是美化校园的行道树,而成为校园文化景观的组成部分,成为一种大学文化的载体。

  校园里还有其他很多美丽的植物,在我眼里,没什么能和水杉相比。它高、直、笔挺的树干,它无需修剪就整洁无比的长三角形树冠,它因为枝叶短小而在狂风中毅然不动的庄重,它独立一棵时的沉郁素然,它成排站立时的整齐匀称……

  如果所有的植物都可以拟人化,我想,水杉一定是特别正直、端庄、诚恳、伟岸的人,一定是浩然正气又低调谦逊的人,一定是原则和责任高于一切的人,一定是受人尊敬、敬仰和爱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