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学老师

    2015-06-05 09:55:01 作者:肖传强           浏览数:0

 

  我于1990年9月1日报到入学,由此开始了在莱阳农学院(青岛农业大学前身)四年的大学生活。大学生活充满了美好的回忆,但时时萦绕心头的,还是我的那些授业恩师。

  入学后,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农业劳动课。有一次的劳动课是收花生,带队的是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一开始我也没太在意,反正是干活,管他是谁带工呢?但干起活来以后,与前一天却大不一样了。那老者安排完工作任务后,先给我们示范如何用工具收花生,如何用力才省劲,如何才不伤害花生果并做到颗粒归仓。在劳动过程中,他不时纠正我们的姿势,看我们掌握差不多后,自己也卖力地干起来。他干得又快又好,我心里还想这“老庄稼”把式真不赖!休息间隙,他也闲不下来,告诉我们收的花生是新品种,刚定名为“鲁花11号”,是咱们学校自己培育的,亩产可以达到800斤以上。听到这里我惊讶了,我从小在农村长大,老家的花生亩产达到500斤就很好了。亩产达到800多斤,基本上相当于老家两亩地的产量!我看了一下学校试验田的土壤,好像还不如我家乡的肥沃,看来是品种的差异导致了产量的差异。那老人又接着说,“咱们这花生出米率和出油率都高,还是很好的出口外销品种。”真是一连串的新鲜词,以前没有接触过。既然这么好,同学们忍不住问:“是谁培育的?”那老者自豪地说:“就是我和其他老师一起培育出来的。”

  我惊呆了,这“老农民”竟然还会培育花生种,真是神了!后来,通过交流知道,他就是我校著名的花生育种专家程显述老师。虽然衣着打扮是农民样儿,干活踏实也像农民,可在学术研究方面,他确实是一位名副其实的专家。

  姚源喜老师是我在大学二年级学习《农业化学》课时接触到的。虽然一入学时就知道我们农学系有这样一位老师,但通过文字和语言所了解的毕竟很片面,跟老师学习一段时间以后,才从姚老师身上学到了如何“潜心做学问”。

  姚老师讲课的声音不大,但我听得很仔细,课堂笔记记了满满一大本。每当她上课,同学们都争着向教室前面坐;课间还有好几位同学争着帮老师擦黑板,好像想要努力在老师面前表现好一点儿,让老师因为给我们上课而心里更高兴。在教与学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姚老师当时做的肥料定位实验是江北第一家,到我这一级时已坚持了35年。给我影响较深的是在试验田里有十几个小畦,同样的作物在不同小畦里长势不同,有的叶子发黄,有的叶子有斑点,有的植株矮小等等。通过学习,我们知道,这分别是缺少各种微量元素造成的。我由此联想到自己家乡的庄稼长势,与老师所教的知识一对比,明白了一个道理——种田需要科学,农村有句俗话说“庄稼活儿不用学,人家咋整咱咋整”,看来是不对的。

  农学系的师资力量雄厚,试验田也比较充足。我们一进入大三就根据个人志愿和科研需要分配到各个科研课题组。我当时分到了玉米育种组,玉米育种教研室的刘恩训教授是国内知名的育种专家,鲁玉4号、鲁玉10号等几个玉米种子都是由他主导育成的。怀着对老教授的敬仰,我对他的一言一行都仔细观察,认真模仿,有几件事至今印象深刻。一是刘老师带我们给玉米授粉。在莱阳即使进行地膜覆盖,玉米也要到6月下旬才开始授粉。授粉最好在无风的晴天,怕玉米叶上的小刺扎在身上发痒,还要穿上工作服、戴上草帽,全副武装以后,钻到密不透风的玉米地里,只一会儿,全身就被汗水湿透了。我干了不到20分钟就要出来透透气,每次出来都往刘老师那里看一眼——刘老师已经60岁了,人又胖,汗水比我们更多,却从没有停下手里的活儿,真让我汗颜!这时候才明白他为什么能成为大专家。二是刘老师给我们上选修课《农业标准化》,讲课风趣幽默,一点没有名教授的架子,还时不时拿自己开玩笑。比如,刘老师身体有点胖,他就说:“我的身材不标准,不符合标准化要求了。”至今记忆犹新。唯一一点有教授派头的事是刘老师上课不用黑板擦擦黑板,而是自己从家里带块湿抹布,每写满一板后自己擦一擦,没有粉尘,擦得也干净。刘教授是我见过的课堂上文质彬彬、劳动课上挥汗如雨的老师之一。

  玉米教研室的另一位老师是史新海教授。到了大四,为了便于开展实践实习,我们课题组的几位同学便进了教研室。平时史老师在里面备课、搞研究,我们就在里面学习。有劳动课时,史老师与我们一起带低年级的同学到玉米田里劳动。在大学本科期间,能与老师朝夕相处的恐怕只有农学系这种培养方式了。跟着史老师,我从整地播种开始一直到收获“考种”,参与了玉米育种的整个过程。毕业实习时还受史老师委派,第一次出差到济南,给山东省种子总站送去参加省区试的种子。也是那一次,学会了坐公交车。史老师为人和善,与他在一起我们几位同学没有任何拘束感。劳动时他带领我们认真劳动,休息时我们也没大没小地与他开玩笑。他星期天有时也到教研室来,与我们一起打打扑克。看我们生活艰苦、干活又累,还领我们出去打打牙祭。那小饭店里凉拌牛肉的滋味,现在想起来还让人流口水。

  大学里,我的每一个老师都令人终生难忘!1994年7月,我毕业留校工作,至今已二十个年头。2014年10月2日,作物90级三个班同学聚会,我们回到了莱阳校区,参观了校园,谈起大学生活,谈起大学老师,个个唏嘘不已。无论谈起的哪位老师,他的故事、他的音容相貌仍会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他的教诲,仍会回响在耳边。

  师恩海深,师恩难忘!

 (作者为校党委学工部部长,我校作物90级1班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