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宪辉:绿色农业研究领域的追梦人

  “飞蝗是千年大害虫,我们已经对其聚群成灾机制有了很多了解……”实验室里,他对着排列整齐的养虫箱热情地解释着,如数家珍,室内三十多度的高温丝毫没有分散他的注意力。多年与飞蝗接触的经验使他牢牢掌握这些小虫子们的一呼一吸,任意提起蝗虫相关的话题,他都有说不完的故事。

  他就是王宪辉,青岛农业大学植物医学院植物保护专业94级学子,现任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行为遗传学研究组的组长、研究员兼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昆虫基因组学和行为遗传学研究,曾获2016年第十四届中国青年科技奖、2017年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等奖项,在国内外学术期刊发表论文50多篇,研究成果丰硕。

  良师点拨,燃起求知火苗

  1994年夏天,王宪辉来到莱阳农学院开启大学生活,同窗好友意气风发,而此时的他却有些落寞。“植物保护专业并不是我的第一志愿,刚开始不是很适应。”王宪辉向记者回忆道。就像迷失于大海中的舵手一样,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找寻不到心中的那根“指南针”。但随着课程的深入,王宪辉逐渐对植物保护专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是系里老师们扎根田间的务实精神和对科研的热爱深深触动了我。”他向记者解释道。

  学院孟昭礼老师在一次泰山之行中偶然发现银杏树普遍不生害虫的现象,多年积淀下的经验使他敏锐地抓住了这一点,他立马进行抗虫性物质的提取,在交通和网络信息不发达的年代成功开发了银杏杀菌剂。孟老师的科研事迹极大地鼓舞了王宪辉所在专业的学子们。王宪辉逐渐意识到,植物保护是一门有着广阔发展天地的学问,只有不断努力,才能领略其奥妙。

  上世纪90年代的大学考研率普遍偏低,很多本科生在学完四年的知识之后就选择上岗工作,但王宪辉却产生了继续深造的念头。他在跟随本科实习导师顾耘深入田间地头实习和开展二斑叶螨和朱砂叶螨种群竞争研究时,对昆虫学研究找到了感觉。“顾耘老师的专业知识非常扎实,对学生也非常有耐心,给我们讲授了很多农业昆虫学的知识,同时也让我感受到,植物保护学真的非常有用,非常深奥,本科学习还远远不够。”王宪辉说。于是在1997年,他考入山东农业大学,继续深造。

  遨游学海,探索昆虫学奥妙

  来到山东农大后,王宪辉开始了昆虫生理学的学习,跟随徐洪富教授,主攻甜菜夜蛾生殖发育方面的研究。从田间调查、实验室内解剖和观察,以及一些生化指标的检测,制定了甜菜夜蛾生殖系统发育的分级标准,为甜菜夜蛾迁飞和种群动态预测提供了依据。在课题开展过程中,目睹了害虫大发生对农业生产的严重为害和化学农药大量施用造成的污染场景,使得他更加坚定了信念,下定决心要在昆虫学研究和绿色农业发展方面做出一番事业。凭着这份热爱和不怕吃苦的劲头,2001年9月份,他考取了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在那里,我体验到了做学术的真正状态。”王宪辉对记者说。

  三年的博士生经历让他在学业方面得到了质的飞跃,在导师康乐院士的指导下,王宪辉进入了昆虫基因组学和行为遗传学研究领域。博士毕业之后,王宪辉远赴美国马里兰大学进行为期两年的博士后研究,进一步开阔了视野。

  厚积薄发,勇攀科学高峰

  “蝗虫灾害已经困扰了我们国家几千年,化学农药施用遏制了灾害的蔓延,但是这种方法对周边环境造成的污染也是巨大的。”王宪辉这样讲着。要建设美丽中国,势必要发展绿色和生态控制策略,而这一世界性难题早已困扰着许多同样以农业为根基的国家,无数优秀的科研人员为此殚精竭虑。回国后,王宪辉从蝗虫基因组学研究的角度,继续在这一领域努力攻关。

  “蝗虫基因组在所有昆虫物种中是最大的一类,破译难度很大,当时国际上没有成功先例,我们只能在摸索尝试中前行。”时间紧、任务重、难度高,王宪辉明白身上所肩负的责任,无论这块“骨头”有多难啃,都要硬着头皮啃下去。连续几年,他都全身心扑在实验室,甚至春节期间也没有休息;长期的蝗虫饲养导致他严重过敏,最后不得不带上防毒面具继续工作;养虫房内温度高达32度,而他常常要连续待上7、8个小时。为了尽快完成基因组解析工作,他和同事们日夜研讨,不断改进算法,数据分析细致到每一条序列,最终在有关方面取得了巨大的突破。科研成果一经问世,便被国内外多家权威媒体争相报道,后入选中科院四十年40项标志性科技成果之一。

  今天,王宪辉依旧奋斗在昆虫学研究的第一线,创新任务的完成常常需要与时间赛跑,有时候即使投入全部精力也未必能从万千数据中理出头绪,对此他表示:“成功源于梦想,只有不忘初心,才能在困难和挑战面前,不气馁,不逃避,不放弃,做出真正有意义的成果。”同时,王宪辉也对母校的培育表达了感激之情:“特别感谢母校的老师们,是他们的谆谆教诲,和一心向学的垂范,让我有了追逐梦想的勇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