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王宝维:这是我的责任

2013-03-07     来源:宣传部    作者:周维维

五龙鹅教授,30年风雨保种路

提起青岛农业大学畜禽专家王宝维教授,不能不提“五龙鹅”。这个著名的山东省地理标志农产品的发展振兴之路,正是王宝维走过的30年科研路。

五龙鹅原产莱阳、莱西、海阳、即墨等五龙河流域,是山东半岛的传统品种。1984年,山东省畜牧局进行全省地方品种资源调查,刚刚参加工作不久的王宝维参加了专家们的调研队,负责记录、整理材料等等。

“那时候懂得还很少,就是作为年轻人跟着专家们服务。但这个机会,让我认识到了五龙鹅高产蛋量的特点。”当时的“五龙鹅”完全没有规模化养殖,全由老百姓随意散养着。毛色杂乱,体积差别很大,品质差别更大,品种特色非常不鲜明。再加上在农户家里根本谈不上科学饲养,营养严重不足,免疫防护也几乎为零。根据专家们的调查,五龙鹅当时的产蛋量大约为80枚。由于地方政府的重视不够、老百姓了解不多,存在着明显的存量下降趋势。

凭着年轻、好学、敢吃苦,王宝维跟着专家们跑遍了整个胶东半岛。他一边看书学习查资料,一边暗想,应该好好保存“五龙鹅”这个品种。尤其是学校地处胶东半岛,有条件也有责任进行保种。就是这个最初的想法,促成了一位年轻的家禽学教师与“五龙鹅”30年的缘分。

如今的王宝维,已经成为国内知名的“五龙鹅”专家。去各地开会,他一进门,就有人招呼“五龙鹅专家来了!”现在,五龙鹅”已经成为我国优秀的地方良种,以产蛋量高、早期生长速度快而闻名于世,是世界上产蛋量最高的鹅种之一,也是世界上公认的用来繁育的首选鹅种。仅就山东省来说,全国各地都作为母本进行引进,提高当地鹅品种的繁殖性,再加上五龙鹅夏季也可以产蛋,产蛋量平均90—100枚,经济性能好,种鹅对外推广规模每年可达30—50万只。

30年保种,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开始进行保种,农户不愿意花大钱、大工夫去养,一家一户零零散散也就养三两只,下了蛋换钱给家里买个油盐酱醋。有的农户家里鹅生病了,白送的疫苗都不愿意用。所以,早年的品种保护工作是由当地畜牧兽医所饲养,王宝维作为学校专家在那里提供技术帮助和进行实验,研究提高五龙鹅产蛋率的方法。直到1993年,他遇到了自己事业道路上的第一个大坎儿。

“当时负责保种的兽医站内部采取了承包制,五龙鹅不赚钱,承包人不想养了。没办法,我自己先拿工资养吧。”就这样,王宝维开始了自己的养鹅历程。工资发下来,家里根本看不见,直接拿去买了饲料。他自己还要在教学工作之外,养鹅、收拾鹅棚、做实验、给它们治病……

坚持了一段时间,投入的资金和精力实在非常大,他只好与当地主管部门技术人员一起带着种苗在莱阳的龙旺庄、赵王庄一带,挨家挨户地免费送给农户们。“不想送出去,没有办法的办法。当时就想,送给农户总能保存一些下来,以后我有条件再收回来就可以了。”

鹅送出去之后,王宝维一到周末就往村子里跑,去看看鹅长得好不好、需不需要技术指导、需不需要疫苗。当地农民以往养鹅都是让鹅自己孵蛋,王宝维一家一家地教给大伙儿怎样孵化鹅蛋和育雏。

后来,他开始寻找一些养殖基地进行合作。他提供种苗和技术服务,养殖场只要给他养着,赚了钱算自己的。不过即使这样的好事,因为行业内还没有太重视五龙鹅,还是有很多基地场子不愿意养,也不相信能赚钱。有一次,王宝维找到高密的一家养殖场,经理就是他的学生。“你就给我养一些吧,我来帮你养还不行?”看到老师这么执着,学生才点头答应了。

时间到了2003年,禽流感、SARS期间,王宝维遇到了他事业发展的第二个大坎儿。“好几个养殖基地,像是商量好了似的,一起打过电话来。”回忆起这一段风声鹤唳的往事,王宝维的表情一下子严肃起来。

“王院长,我这儿肯定是不能养了,给您三天时间,就三天,要不我只能全部屠宰……”

“王教授,根本卖不出去,养一天就赔钱一天,三天时间,您能找到地方就迁出去,不能我就都处理了……”

“王教授……”

内销,人们已经谈鸡、谈鸭、谈鹅色变;出口,形势不好,根本没有订单。合作多年的几个保种基地,几乎同时扔给他一个“三天条约”——三天之后他能找到地方,就可以留一部分保存下来;不能,各个基地都只提供了一个选择:全部屠宰。

王宝维气得想摔电话,可他连发火儿的时间都没有,就急冲冲地就开车上路了。一连跑了好几个地方,幸好,第三天他终于在当地畜牧部门的支持下找到一个偏僻的小村子,留下了600多只种鹅。剩下的几千只,全部被屠宰了。

谈起这两次大坎儿,王宝维谦虚地说,在最关键的时候,五龙鹅都是农民保存下来的,他们为国家做出了重要贡献,我只是一个牵线搭桥的人。但山东省畜牧兽医局张洪本副局长却曾经在公开场合这样说:“青岛农业大学王宝维教授为全省五龙鹅产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除了“五龙鹅”,王宝维还利用十余年时间选育出了肝用型和肉用型的“青农灰鹅”,目前已经顺利通过了农业部家禽生产性能测定中心的生产性能测定。鹅肥肝因含有大量对人体有益的不饱和脂肪酸和多种维生素,风味鲜美,被称为是世界三大美食之一。我国现有肥肝鹅品种多为国外引进,由于缺少系统的选种选育,自繁自养导致近亲现象十分严重,抗病力差,产肝性能明显降低。青农灰鹅配套系,广泛适用于我国肥肝鹅与肉鹅生产的需要,为建立我国肥肝鹅和快长型肉鹅生产专用的良种繁育体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目前项目每年推广20-30万只,并远销河南、安徽、湖南、江苏、贵州等10多个省市,为发展我国肉鹅和肥肝产业做出了积极贡献。

与鹅亲密接触30年,2010年,王宝维以一本120万字的大型学术专著《中国鹅业》给国家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该书由山东泰山科技专著出版基金资助,为中国水禽界的广大科技工作者和生产经营者搭建了交流的平台,进一步促进了我国鹅业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

岗位科学家,大畜牧战略我参与

“温文尔雅,文质彬彬”,这是王宝维教授给很多人留下的印象。他语速较慢,语调柔缓,除非强调纪律或者谈起产业发展面临的困境,除此之外,无论讲课、科技指导,还是和农户聊天,他总是面带微笑,不急不慢的。与很多农业专家常常忙得不修边幅、满裤腿泥相比,王宝维看上去真的很像教授,却不怎么像畜禽专家。因为无论什么时候遇见,他都是一副干净、整洁的样子。你要是因此认为畜禽专家很少需要下乡,那可就错了。

“行程2000多公里,深入10个养鸭场和养殖户调研,形成了一份极具分量的行业发展报告和规划……”这是王宝维教授2010年寒假完成的“假期作业”。整个假期,他带着如何确保商品鸭安全过冬、养殖业安全过“冬”的问题,深入山东各地的养殖企业和养殖农户,考察产业一线情况,全面收集一手材料,现场指导解决生产发展中的问题。

1月14日,冒着零下10℃的低温,王宝维来到位于潍坊市的高密六和养殖有限公司和所管辖的养鸭专业户,重点就如何顺应养殖业向规模化、现代化转型的形势,进行了调研。中午离开高密,他又马不停蹄地赶到青岛平度市麻兰镇楼里头村,与农户就鸭舍的温度控制、饮水源设置、地面潮湿情况、通风保温等进行交流。当天离开养殖户的家,天色已晚,一天的调研在忙碌中很快结束。但这只是他此次“寒假调研行”的第一站而已。

1月20日,王宝维踏上了去往高密青岛农业大学育种基地的路。这又是忙碌的一天,他详细地对冬季青农灰鹅的育种工作进行了周密安排。2月1日,王宝维的身影又出现在东营市垦利县。在这里,接连几天,他考察了山东天清湖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的天然草场,走访了当地养殖户,全面了解了目前农民养鹅的现状、存在的问题和需要解决的关键问题。2月8日,王宝维又踏上去往威海乳山的路。在这里,他调研了山东六和樱桃谷种鸭有限公司祖代鸭的生产情况,并从企业详细了解了目前肉鸭良种的推广情况和市场行情,认真听取了他们对国家有关政策的认识……

记者跟王宝维教授下过一次乡,零下十余度的鸭棚外,一行人穿着厚厚的军大衣还冻得手指发红,王宝维教授就在地下一蹲,抱起一只又一只鸭子,和技术员们一聊就是一个小时;鸭棚内,刺鼻的腥臭味熏得人恶心想吐,同行的一人刚进鸭棚就捂着鼻子飞快地跑了出来,另有一人直接没有进去,说“我进去过,恶心地一天没有吃饭。”王宝维教授却好像闻不到似的,在里面弯着身子走来走去,还捡起一块鸭粪,仔细端详着,看是否正常。

这样的假期他不知度过了多少个,这样的调研之路,他不知走了多远。《中国畜牧业发展的必由之路》《规范我国畜牧小区迫在眉睫》《速生鸡事件有感》……作为国家水禽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兼水禽营养与养殖技术研究室主任,王宝维为我国宏观农业、大畜牧业的发展多次进行调研,提交建议和意见。中国家禽学会副理事长、中国畜牧工程学会副理事长、中国优质禽育种与生产研究会副理事长、山东省农业专家顾问团畜牧分团成员、山东省特种经济动物专业委员会主任、山东省畜禽健康养殖与福利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山东省畜牧兽医学会副秘书长、青岛市营养学会常务理事、青岛市农产品质量安全委员会专家组副组长、青岛市畜牧兽医学会副理事长,这些身份,是用脚跑出来的。

全国优秀教师,教书育人是我的天职

王宝维教授有过很丰富的地方服务经验,也有过很多留在地方或者大公司的机会。回忆往事,他笑着说,“我觉得当老师特别好,把我会的全部教给学生,看着新一代年轻人成长起来,这种成就感,其他任何工作无法替代。”

即便已经从教30年,经验丰富到几乎可以不用任何材料就把课讲出来,但他仍想着如何不停地充实课堂内容。外出开会,他会专心收集可以进课堂的各种材料;参观食品公司,他马上拍下人家的生产线流程,“回去加到课件里,给学生看看,他们没有机会看到这些。”

他的学生说,王老师讲课声情并茂,讲家禽学的时候,他就在讲台上用形象的肢体给大家模仿鸡生病的样子。“绝对惟妙惟肖,我们一边哈哈大笑,觉得很有趣,另一方面,也能感受到老师对教学的认真。本来家禽学很枯燥乏味的,但让王老师讲得就像在看《动物世界》一样。”

在学生眼中,王宝维既和蔼可亲,又严谨认真。他是言语少、身教多的那种老师,更愿意用自己的行为方式影响学生。他的07级研究生孙鹏,始终记得这样一件事:“在编写《中国鹅业》的几年时间里,老师几乎每天晚上加班到十一二点,有时候到一两点钟也很正常,不加班反而不正常了。”孙鹏说,外人看到的仅仅是一本书,但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王老师在这本书上付出了多少。整整20章,一百二十万字,从开始勾勒框架到组织材料,从完成初稿后把每一章发到外面找专家外审修改,到回来之后一个字一个字、一段话一段话地修改,再到排版、定稿、印刷……“需要加多少班?需要多少个不眠之夜?读研的三年里,师兄弟师姐妹们跟老师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老师您休息休息吧!’”

作为全国优秀教师,王宝维从学习和生活上都特别关心学生。“如良师益友,如严师慈父”。在他看来,教学是教师的天职,把课讲好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优秀教师绝不仅仅是讲课讲得好的老师。在学习上,他就像指明灯一样,给学生指明了前进方向;生活上,学生遇到什么困难,他都会给他们支招出主意。直到现在,很多早已经毕业工作的学生,在生活工作上有什么解不开的或者是想不透的,还是喜欢跟他说。

孙鹏最感动的是,自己结婚的时候,王老师专门开车去他家作证婚人。因为在农村,地方不好找,他天一亮就出发了,上午不到十点准时达到家里等着。当司仪把证婚词递给王老师,他自己找了个角落,坐在那里一遍遍修改,一遍遍看,“就像小学生在写作业一样认真,我一辈子难忘。”

时间看得见贡献——山东省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专家、山东省高校优秀共产党员、山东省中青年学术骨干学科带头人、山东省青年优秀教师、山东省教学名师、山东省千名知名技术专家、山东共青团富民兴鲁优秀指导者;先后获得山东省“富民兴鲁”劳动奖章、山东省畜牧兽医学会中年科技奖、山东畜牧兽医学会重大贡献奖等。2006年,他被中国畜牧兽医学会评选为“感动中国畜牧兽医青年才俊”!

王宝维说,总结我自己的这三十多年,最大的收获就是三条:第一,人要勤奋、吃苦,要躬下身子去做事;第二,做学问要实,要深入实践,人们常说“文章要写在大地上”,我的文章真的都是写在鸡棚、鸭棚、鹅棚里的;第三,要有成才的环境,没有背后的学校,没有从年轻时候到现在很多领导的支持和帮助,就没有我今天这些成绩。任何一个年轻人的成长都需要沃土,我很幸运,成长在学校这片土地上。

在《中国鹅业》的序言里,王宝维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于1978年进入大学从事本专业的学习,是十年动乱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届大学生……我深深体会到,个人的发展、行业的发展和国家的发展如同鱼水关系,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只有把个人的成长与进步同祖国和人民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才能走向成功之路,体现个人的人生价值!”

“我身体还很好,这些工作都是我的责任,必须担负起来。”王宝维这样结束了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