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顾耘:帮百姓解决问题是快乐的事

2013-10-25     来源:宣传部    作者:特约记者:邹楠 王玉玲

 

一台电脑,几本昆虫图鉴,两只小蛾子,一台风扇,这就是顾耘教授的办公桌。虽然办公设施简单,但顾耘教授却非常不简单。

他是许多学生及年轻教师心目中的“活字典”,他30多年对植保方面的病虫草以及农药的专注研究,他的见多识广,让大家叹为观止,用学生的话说就是山东省内没有他不认识的昆虫,病害杂草也是一认一个准。

他是媒体记者眼中的“红人”,各级各类媒体总愿意找他进行“专家解读”,因为他总是尽心尽力、有求必应,用他的话说,解答媒体的疑问本身就是在为百姓服务。

他的课堂想打盹儿都难

“真正的农业人才不仅要有专业知识,还要有技术和经验,这样老百姓才能服你。”这是顾耘教授经常说的一句话。他说,在中国最聪明的就是老百姓,哪天老百姓听你的话了,那说明你就有真本事了。

所以,在教学过程中,顾耘教授格外重视实际应用。他说讲课一定要讲究“三性”:一讲科学性,上课不能胡说八道;二讲先进性,要把科技发展的最新成果介绍给学生,讲课内容不能落后于生产;还要讲实用性,课程内容与生产相结合。为了这“三性”,顾教授可是下了不少功夫,每年的一月份,他都会把清华同方上去年所有的文献下载下来,把里面新的科研成果穿插到讲课的过程中。学生们说,上顾耘教授的课就像看昆虫世界一样,一个个小虫子被他讲得生动有趣,在他的课堂上,真是想打盹儿都难。“顾教授讲昆虫的特征总是一针见血,先把最主要的识别特征指出来,等到下次再见到这种昆虫,八九不离十就能说出它是什么了。”

另外,顾耘教授在讲课过程中,会穿插许多与所学昆虫有关的东西。比如讲蛴螬,他会告诉你这种虫子其实也是一道美味。讲蝉时,他会告诉你蝉分好几种,有蚱蝉、蟪蛄、山蝉,它们的叫声不同,而我们最常见的就是蚱蝉和蟪蛄。这些新鲜的“旁料”无形中让顾教授的课堂变得像科普讲座一样,同学们听得津津有味,有的人为了更好地听课,早早地就到教室去抢占有利地势,生怕没了好位置。

“当初机缘巧合选择顾耘教授为毕业设计的指导老师,一开始只是听说顾教授和善、脾气好,真正接触后才发现,顾教授简直可以声称是教师界的神人。”植物保护专业2013届毕业生李亮亮说。

顾耘教授神就神在他的博学。虽然顾教授学的是昆虫方向,但他对病、草、农药都如数家珍。学生说:“顾教授认识的病害,要比病理学老师认识得还多呢!”基于此,很多老百姓和同行也都经常打电话咨询顾教授病害方面的事,对方说完后,他就能给出解决方案,要用什么药,配成多少倍的,他都说得一清二楚。

“我们农业生产实习的时候,大家都紧跟着顾教授走,他讲的东西都是精华呀,连一起去的老师都听得很认真。”植物保护专业2010级的李根同学说,“你从路边随便采一株杂草,顾教授就能叫上名字,哪个科哪个属的,他都毫无保留地告诉你,比百度百科还快呢!”

对于有些病虫害、杂草等,顾教授会见一次说一次,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学生能把专业知识应用于实践,能真正地学以致用。顾教授经常对学生说:“虽然你们跟着我做昆虫,但是田间的主要病害,你们也必须要知道会判断,这样以后才能真正指导实践,才能做好植保人。”

他带本科生做毕业论文时,就像带研究生一样,平时有时间就带着他们逛校园,认草、认病害,还经常带他们到地里观察病虫害,了解这一年害虫发生发展动态。城阳上马的普瑞生态园、即墨蔬菜生产基地、校园艺试验站、校植保试验田等随处可见顾教授的影子。遇到病虫害,他会一点一点地给学生介绍,什么作物上有什么病、什么虫,哪些病害是往年容易发生的,哪些病害是近几年才严重发生的,哪些害虫需要区别记忆,它们的危害症状是什么,哪种蔬菜、果树上哪个时期会有什么害虫发生等等相关知识,他都会详细介绍。

他是良师,更是亲人

李亮亮同学现在已经是华南农业大学的研究生了,实验方向是法医昆虫鉴定,而他的领路人便是顾教授。“我毕业实习时跟着顾教授做这方面的实验,因为这是个新领域,很少有人做,所以顾教授就推荐我选择这个方向。我毕业时,他把所有关于双翅目的书籍和资料的电子版都拷给了我,还把以后可能用到的软件也一并给了我。我以后都不跟着他做实验了,他还无私地给了我这么厚重的毕业礼物,真的让我特别感动。”

顾教授对学生不仅无私,还特别和蔼。“虽然他在科研方面很严谨,但对学生从来不苛刻,有时候我们的同学来青岛玩,去找他请假,他不仅爽快答应,还会介绍旅游路线给我们。”2012级研究生战雪蕾说。

“去年中秋节,顾教授请我们去家里吃饭,他亲自下厨给我们做吃的,那时候我们才知道,顾教授不仅教学好,厨艺也是相当精湛,吃饭的时候他还教我们吃大闸蟹的技巧,特别贴心。”

顾耘教授对学生们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别人送给他吃的,他都拿到实验室分给大家吃,自己家的葡萄熟了,他都不忘记带给学生吃。“顾教授为人和蔼,很多人喜欢称呼他为‘顾爷爷’,虽然这样叫把顾教授说老了,但是还真能体现他在同学心目中的地位。不管是在平日上课,还是实践课、实习课,顾教授对待学生都特别友好,一视同仁,这也是为什么大家都喜欢他的原因。”

顾教授还特别喜欢帮助别人,认识的不认识的,只要找他,他都会尽力帮你解决。“在我印象里,至少有五六个考研调剂的同学找过顾教授咨询,顾教授并不认识他们,但他每次都很乐意地去帮助他们。”李亮亮说。

就在前几个月,战雪蕾的父亲出了车祸,而她的实验还没有做完,战雪蕾去找顾教授请假,顾教授忙安慰说:“实验的事你就先放一边,回家看你父亲要紧,也别太担心了,说不定没什么大碍,住院用着钱就开口。”战雪蕾刚回家见到父亲才两个小时,顾教授就打电话过来问情况,“当时特别感动,感觉顾教授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心里一下子有了底儿。”

顾耘教授对学生好,学生也都把他当做亲人。2012年5月份的时候,顾耘教授因为工作太忙,引发了心脏病,这一下可急坏了他的学生。“顾教授带学生出去实习走得比谁都快,学生的体力都不如他,一整天下来都没事,怎么会生病呢?”“不可能,顾教授又是打篮球又是游泳,身体好着呢,别开玩笑了。”谁都不相信顾教授如此强健的人都会生病,得知消息后,学生们都来看他,心疼地说:“顾教授,您怎么能得病呢?”

顾耘教授说,对学生,不管是教学还是其他方面,关键是责任。“那年我和另一个老师带着94级的学生去昆嵛山实习,下山的时候发现少了一个学生,我们就赶紧带着几个学生上山找,当时天还下着小雨,我们一直找到晚两点半,手电筒就剩下一个还亮着,没办法,我们只能原路返回,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学生们都一起到山顶的雷达站借宿去了,掉队的那个学生也在山顶上,幸亏没出事,当时女生们一见到我都哭了。”从那以后,顾教授就特别注重学生的实习安全,每次实习动员大会强调的第一点就是这个。

他是专家,更是农民的朋友

顾耘教授不仅教学工作做得好,科研也做得很成功。

1985年的时候,他和电教室(现教育技术中心)合作拍的电教片《玉米螟》获得了神农奖,这也是当时第一部关于玉米螟的宣传片。1992年又拍了综合片《植物保护》,从1996年到1999年,顾耘教授花了三年的时间拍了34集的《农业病虫害防治》,这是我国唯一一部系统的关于农业病虫害防治的电教片。

另外,顾耘教授还自己学软件,做网页。他所带领的课程组制作完成的单机版多媒体课件《昆虫学》,于2001年4月获得全国高等院校第五届多媒体课件评比一等奖,网络版多媒体课件《普通昆虫学》获得2003年度院优秀教学课件一等奖,并于2004年被山东省教育厅评定为省精品课程。

顾耘教授现在做的关于法医昆虫鉴定方面的实验也取得了一定成果。顾教授说现在国内做这方面的不多,山东省没人做,和烟台市公安局的一次偶然合作才让他涉足了这个领域。但做这方面的实验却不是个轻快活儿,需要在死猪、死狗等的尸体上养蝇类幼虫,也就是蛆,然后研究它的形态学、生物学等,除去研究中的困难不说,单是取样时的味道就够人受的。但顾教授并没有因此怠慢,并在前几年和公安局合作,成功地侦破了一起凶杀案。“通过一些腐生性的蝇类就能鉴定出死者的死亡时间和地点,能够大大地缩短破案时间,这对社会来说也是做贡献啊!”

顾教授经常说,真正的科研不仅是埋头做学问,更要真正为生产服务才行。

作为一个农业专家,一定要两条腿走路,既要做好技术研究,也要注重实际应用,不能一边倒。为生产服务要有专业知识,还要有技术,把技术转化为生产力。通过生产服务,能让社会了解学校,让老百姓认识学校。再者,接触生产才能真正充实自己,亲自到地里去和老百姓交流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顾耘教授有个习惯,就是走到哪儿都随身带着一个小放大镜。“一些虫子个体小,肉眼看不出识别特征,所以我从一参加工作就随身带着它,鉴别虫子很方便。”

每次顾教授出差,几乎全都是去省植保站、农业局等,到地方上去给老百姓做技术指导、办培训班,给农民带去了不少实用性的管理技术。顾教授说:“给老百姓讲课和给学生讲课可不一样,老百姓听课是主动的,你有料他才听,能把老百姓讲得坐在那儿两三个小时不动,那就说明你讲的东西实用,他们愿意听。”有一次顾教授到栖霞去办培训班,礼堂里2200人的座都坐满了,就连过道也坐满了人,因为老百姓信顾教授。

顾教授说:“现在条件好了,去哪儿都方便,当年我经常跟着我们的老系主任宿暹下地,不管多远都是骑着自行车去,有一次骑车去临沂,然后再从城里骑40里地到乡镇上去,那时候就养成了习惯,所以现在也经常下地。”

这些年他还成了各级各类媒体上的常客,媒体记者有什么问题,一个电话就打到他那去了,他总是不厌其烦、尽心尽力地给予科学地解答。拿不准的,他则认真地帮助推荐别的专家。媒体记者称赞他是热心的专家,他说,这是专家教授的责任,媒体提出的问题大都是社会需要的、百姓困惑的,作为专家有义务作出分析和解答。

他常说,“帮老百姓解决生产问题是件很快乐的事,既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和尊重,也得到了心理上的满足,这就是我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