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友风采

校友刘庆昌:专业才是硬道理

2015-05-25     作者:学生记者:王玉玲

刘庆昌,1984年毕业于我校农学专业,同年考取北京农业大学硕士研究生,1986年赴日本国立鹿儿岛大学留学,获硕士、博士学位,并成为该校第一位获日本学术振兴会资助的博士后。1993年回国被聘为中国农业大学副教授,1996年破格晋升为教授、博士生导师。现任中国农业大学农学与生物技术学院副院长、国务院学位委员会作物学科评议组成员、农业部甘薯生物学与遗传育种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中国作物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农业生物技术学会常务理事、JIA和《作物学报》编委、《作物杂志》副主编。2002年获得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2003年获得首届高等学校国家级教学名师奖,2004年入选“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2014年入选第一批“万人计划”教学名师。

刘庆昌——学过《遗传学》的同学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遗传学》这本书掂在手里很有分量,刘庆昌校友把自己多年来的心血都倾注其中,对于专业人士来说,它更像是一份沉甸甸的礼物。

2006年,“国家教学名师”刘庆昌校友曾经回校,为我校教师讲了一堂精彩的遗传学示范课。时隔7年,他再次回到母校,母校情结依然让他激动不已:“母校四年的教育和培养让我终生受益,我永远也忘不了这里的老师、同学,忘不了在母校度过的大学时光。”

干一行,爱一行

时至今日,刘庆昌教授从事甘薯遗传育种研究工作已近30年,他对待科研一直抱着严肃认真的态度。学生们说,是刘老师让他们真正认识到——科学是高尚、严谨的,来不得半点虚假。

多年来,刘庆昌先后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863”、国家科技支撑计划等课题约30项。发表学术论文160余篇,其中被SCI收录30篇。并且获得了4项国家发明专利,育成国家鉴定甘薯新品种“农大6-2”,并编著著作5部。

上大学时,刘庆昌最喜欢的其实是数学,立志成为陈景润那样的数学家。大一时,他在课余时间做完了同济大学高等数学的所有习题。“第一学期我的数学考了99分,当时很纳闷那一分是怎么扣的,结果老师说数学这么难、这么枯燥,考100分好像太不应该了。”他笑着说。

“但到了大二没有数学课程,也没有那么多精力放在数学上,我就想做一名农业专业翻译。那时候我去的最多的地方就是外文阅览室,看各种英文的农学类期刊,当时我把整本《植物生理学》课本从头到尾翻译了一遍,那感觉真是痛快。

临近毕业,他最终确定了自己的选择,那就是考研。当时他的复习时间只剩下几个月,但凭借深厚的功底,他很轻松地考取了北京农业大学。“面试的时候,老师拿给我一份英语材料让我翻译,我一边看一边就翻译出来了,老师很惊讶,其他问题没怎么提就让我通过了。”

“一开始我也觉得农业很土、很苦,没有前途,但后来慢慢深入下去以后,发现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学农其实是很有意义的。你越是研究它,你就越喜欢它,之后就变成热爱,让你放都放不下。”

这就是刘庆昌,在他心里,干一行就要爱一行,并且要百分百地付出和努力。这些年来,他的付出也得到了丰硕的回报,先后荣获教育部科技进步二等奖、第六届中国青年科技奖、山东省科技进步三等奖等一系列奖项。

教书育人,是一种享受

1993年,在日本完成学业的刘庆昌放弃了国外各种诱人的条件,毅然回到北京农业大学。在相当艰苦的条件下创建了自己的实验室。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刘庆昌开始主讲《普通遗传学》、《植物细胞组织培养》、《作物遗传育种硕士生专业英语》等一系列课程。

2003年,年仅39岁的刘庆昌教授荣获第一届高等学校“国家级教学名师奖”,成为中国农业大学获此殊荣的第一人。

作为一名国家级教学名师,他不仅在农业领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在甘薯研究方面做出了卓越的成绩,也在三尺讲台上施展了才华,享受着作为一名教师的乐趣和价值。

从事教学工作20年来,他已指导60余位博士、硕士研究生,仅在教学方面获得的奖励就有十余项。

现在,他已经讲了整整20年的《普通遗传学》,但每次上课他仍然花很长时间备课,争取每一节课都讲得比上一节好。“讲课可不能马虎,不然对不起学生,再说,任何一门科学都是发展的,不学习怎么行?”

刘庆昌十分注重教学内容、方法和手段的改革。他的学生评价说:“刘老师讲课重点突出,条理清楚,没有废话,而且特别投入,上他的课就是一种享受。”

刘教授说:“我觉得要搞好教学,必须下真工夫,就像搞科学研究那样钻研,形成自己的一套教学体系,教出自己的风格。”

对刘庆昌来说,课堂就是他的田野,讲台就是他人生的舞台,而一个个充满活力的学生,就是一颗颗希望的种子。他相信,只要辛勤耕耘,来年一定会有一个好的收成。

要做就做专业人才

刘庆昌给我校师生作报告时说,今天的“农业”,早已不再是以前那个意味着“扛锄下地”的词汇,它现在可是被众人追捧的一块大蛋糕,准确地说,现在的农业是一个传统的朝阳产业。

“很多同学在本科期间可能有各种各样的想法,但是不管以后是从政还是搞科研,做什么都离不开自己的专业。很多人把农业看得很狭窄,其实这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只有更多的人从事与农业有关的工作,农业才会有更好的发展。”

现在,农业有了一个新概念——“第六产业”,即不仅种植农作物(第一产业),而且从事农产品加工(第二产业)以及农产品销售及其加工产品(第三产业),以获得更多的增值价值。这种从田间到餐桌的大贯通、大整合,代表着农业未来先进的发展方向。

在这样的大形势下,农业方面的专业人才就成了“香饽饽”。“农业人才不仅要懂专业,而且要把农业和其他专业有机结合,把小农业发展成大农业。”刘庆昌如是说,“所以大学生一定要掌握好最基本的知识,并且要注重培养自己的创新能力和动手能力。知识很重要,能力更重要,另外就是学好英语,它会让你终生受益。”

采访最后,刘庆昌校友说,农业,永远是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产业。“可能很多人不喜欢学农,但是你要想方设法去喜欢它,既然干了这一行就要认认真真做下去,做下去就能做得好,做得好就会有前途,就算你一点都不喜欢,也要认认真真对待,这是一种人生态度。”